我应该感谢他

   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,我津津有味儿地吃完了一个冻柿子,随手将沛子皮往楼下一扔。楼下传来‘唉哟”一声,我的心里“格登”一下,偷眼住下一瞧:糟了!柿子皮正好扔在一位叔叔的肩膀上。我的心里忐忑不安,生怕叔叔会找上门来。晚上,我看完电视,听到厕所里传来“哗哗’的流水声。走近一看,水流了一地。我急忙喊来了爸爸、妈妈和哥哥。推开厕所门一看,原来是水箱坏了,水不住地往外流。

    妈妈急忙说:“你们俩快去找水暖工。”我和哥哥立即跑出了家门。我俩来到维修队的传达室,有十几个叔叔正坐在那里看电视。哥哥推开门间道:“师傅,这儿有水暖工吗?”坐在墙角的一位叔叔站起来,却被旁边的人按住,抢着说。“水暖工早下班回家了。”我一听,心里凉了半截。“我就是水暖工,有事吗?”叔叔又站起来。哥哥急忙说:“我家的水箱坏了,求您跑一趟。”叔叔二话没说,抄起工具袭,就同我们出了门。我高兴地走在前边,为叔叔领路。

    进了家门,我抬头打量一下叔叔。他中等身材,略显得消瘦,瓜子脸,眼睛明亮温和。不知怎的,一见面我就从心里喜欢他。爸爸忙与叔叔握乎,寒喧过后,叔叔就去看水箱。我从后面突然看到叔叔的肩膀后部有一块黄黄的痕迹,顿时,脸上一阵火辣辣的。叔叔看完水箱,便熟练地抄起钳子,使劲拧缘丝。突然“喇”的一声,水喷了出来,叔叔来不及躲闪,身上全湿了,可他全然不顾,双手紧紧握住钳子把柄。脸上的青筋绷得紧紧的。

    看到这一切,我真心疼叔叔。过了好一会儿,水止住了,水箱也慢慢修好了。妈妈端来一杯清香的茶水,哥哥递过一条毛巾,爸爸紧握着叔叔的手说:“喝杯水暖暖身子。这么晚了,真不知该怎么谢你。”说完,把一张人民币塞进叔叔兜儿里。叔叔说什么也不收,的义务……”十分诚恳地说:。这是我的本职工作,是应尽任凭爸爸妈妈怎么说,叔叔也不收。看到这一切,我十分感动,我向叔叔一汰错:“叔叔,那柿子皮是我扔的。”“噢,没关系,以后别扔就是了。”叔叔边说边把钱塞在我手里。我的心被震撼了,一种由衷的尊敬之情油然升起,我拿过毛巾,使劲擦叔叔身上那块柿子皮的痕迹。“不用擦了。”叔叔起身走了,连口水也没喝。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